Live Space

年末随想(2016)

• 来自神经官能症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不断意识到青春正在流逝,并且这种感觉正不断加深着。十月份时,我在栖霞山脚下偶遇了小学门口卖棉花糖的老爷爷,一种童年已逝而又未逝的恍惚感涌入心间,与之相随的还有一种无力感 - 我想要留下属于童年的最后一点事实存在,但却知道,这些时光(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所有时光,所有经历过、正在经历、未来会经历的)都会逝去,而我多希望它们可以永恒。时常想写些对生活的碎碎念把思绪记录下来,但最后总用睡一觉的方式将那些欲吐的槽一笔勾销。一觉醒来,昨日的所思所感都忘却,不禁感叹睡眠是个好东西,而且它很宝贵,因为我也偶尔会难以入眠。

本科三年级的第一学期已经过去。如果有人问我,现在对大学生活感觉怎么样,我可能会说,大学这个词对我来说可能已经成为了一个地理概念。有的学校建起了围墙,有的学校挖了一条环绕学校的河,有的学校索性关起门来收门票钱。地理意义,这是在我对大学的新鲜感褪去之后,它所剩下的唯一意义。大学生要在特定的时间尽量出现在大学校园里的某个特定的地方做某件特定的事(比如上某节课)才算是过大学生活。自由有时只剩下了要不要睡过这一节课,不禁感叹睡眠是个宝贵的好东西 - 你只在某几节课上睡得香,而且有时一节课的睡眠可以补上昨天一夜的空缺。

过去一年的心情时常颠簸,如同小车在泥泞的乡路上行驶。只是希望不要让轮胎陷在泥坑当中,既难以恢复行驶,也容易溅后车一身黑泥。在抚摸内心的过程中,我开始听各种各样的音乐。在去年四月份的时候,因为机缘巧合迷上了 Queen。说来也很幸运,不久之后,就获知了他们要在上海开演唱会的消息。那是我人生中听的第一场演唱会,第二场是十二月的李健演唱会。不得不承认,音乐这种艺术形式确实有很大的魔力,而演唱会给人带来的感官愉悦更不用说了。演唱会综合症在演唱会结束之后总要持续那么几天。不过,能够纯粹地欣赏音乐并沉浸其中,在我看来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不论音乐的形式或流派。

世界变化得太快,已经快分不清是在前进还是后退。而我在自己的学业生涯当中,还依旧处于十分迷茫的状态,似乎也无暇去跟上世界的脚步了。那么就任由历史前进或者倒退好了。只要二加二还是四就行。

唯愿明天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