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Space

我的大学(一)

• 来自时间使者

是时候整理这过去的一年了。

来到上科大之前,我对大学这样一个陌生的区域有过许多幻想。尽管从很多人的话语中,我获知了「大学绝非享乐之地」这个事实,即「大学时光不可辜负」。但是当更多的自由来临时,习惯了旧环境的我还是显得手足无措。这也正是「Deadline 是第一生产力」这句话产生的原因。当懒惰遇上自由,我们便将更多时间浪费在无意义之上。

身边的人总喜欢说自己累。事实上,我也挺累的。Deadline 来临前的那个夜晚总归有人不眠。但如果明天没有 Deadline,我们便囿于娱乐或无聊。我现在常常晚睡,似有强迫症一般。不是因为时间宝贵,而是今晚只干了些无聊的事,希望能给这个夜晚多一点意义,哪怕多和几个人聊天也是好的。但最终的结果往往还是无聊,因为明天有课不能睡太晚而无奈爬上床睡了。没有 Deadline 的夜晚是轻松愉快的,但常常被我们遗忘,因为那只是用既有的经验去度过平庸。我们只记得那些奋战的夜晚,因为这带给我们新的体验或新的知识,这丰富了你。如果你觉得这一年过得太快,那么这往往是因为你没有得到什么新的东西。只是用既有的模式去浑浑噩噩罢了。

很遗憾,我也觉得这一年过得太快了。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们本可以不这么累,也可以让时间走得更慢一些。但我们往往倾向于不这么做。自我感动,将自己封闭起来然后陶醉其中,这才是我们经常做的。在我们的心中,累与收获是等同的,付出与回报是对等的,当发现自己很累的时候,便一定学到了什么。于是我们标榜自己课程压力很大,每天晚上很晚才去睡觉,就是为了逼我们自己在大学生活中找寻意义。但是这样的找寻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你发自内心地热爱一样东西,比如一门课程,一门科学,那么在它上面投入精力是自然而然的,你甚至会觉得人生苦短,不足以满足自己的这种爱。而如果你不是发自内心地喜欢某样东西甚至厌恶某样东西,你在它面前便会懒惰,甚至无动于衷。

比如这学期的大学物理课,学院的朝令夕改让我有些抵触。我不喜欢物理了,不想再学它,似乎想多花点时间在专业上。但在学校里无法得到这样的机会,至少大学一年级不可以。面对这样的挣扎,究竟应当如何取舍呢?我对 GPA 不会完全放任,自然希望能让它高一些。所以我似乎并不能放弃这门课。如果硬着头皮去学,那么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 Deadline 之夜。我想蒙混过关,但如果不选择投机取巧,蒙混过关也做不到。最后只能听天由命了。时间总归花了一点点,但边际效益未免太低。这该死的课程设置。我十分希望在这上面能有更多自由,奈何我们是第一届。面临这样的取舍,要么痛快地放弃,选择不妥协,要么硬着头皮,牺牲些什么去战胜它,否则必会被困在夹缝中,难以逃脱。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又是不自由的。这一年的生活让我产生了对大学的第一次理解。大学正是这样一个自由又不自由的神奇环境,你别无选择。但你又必须作出某些选择。我之所以说它「神奇」,是因为这是我独特的大学体验。我可以肯定,真正好的大学肯定不是现在这样。不过我相信,境况会变得更好。

我曾一度觉得觉得自己似乎对软件工程这个专业更加感兴趣,而不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我承认科学是个好东西,但是相比之下似乎「制造」更加有趣一些。人总会对某些事情感到少许后悔,尽管学习现在的专业并不是什么坏事,甚至可以帮助我更好地成为一名软件工程师。我常常在黑夜中陷入回忆的泥潭,梦回附中,梦入北邮。不过既然选择了,就要走下去。

我有很多不满,也有很多收获。我会铭记收获,也会很快忘掉不满。所以我把他们记录下来。我认为花些时间写下这些东西不是「无意义」的,因为这至少不是某种娱乐形式。湎于娱乐是可憎的(虽然我们常常沉迷其中而不自知)。但些许反思,大概能让我以后的时间过得更慢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