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Space

摘录:《提问的智慧》

• 来自您的问题我没法解决部门

我们已经领教了没有此说明带来的痛苦,我们将不停地被一些白痴纠缠,他们认为既然我们发布了本文,那么我们就有责任解决世上所有的技术问题。

如果你是因为需要帮助正在阅读本文,然后就带着可以直接从作者那取得帮助的印象离开,那么 你 就不幸成了我们所说的白痴之一。 别向 我们 提问,我们不会理睬的。 我们只是在这教你如何从那些真正懂得你软硬件问题的人那里取得帮助,但 99.9% 的时间我们不会是那些人。除非你非常地 确定 本文的作者是你遇到问题方面的专家,请不要打搅,这样大家都更开心一点。

我们只是毫无歉意地敌视那些提问前不愿思考、不做自己家庭作业的人。这种人就象时间无底洞──他们只知道索取,不愿意付出,他们浪费了时间,这些时间本可用于其它更有趣的问题或更值得回答的人。我们将这种人叫做 “失败者(loser)” (由于历史原因,我们有时将“loser”拼写为“lusers” 。)

我们意识到许多人只是想使用我们写的软件,他们对学习技术细节没有兴趣。对大多数人而言,计算机只是种工具,是种达到目的的手段而已。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并且有更要紧的事要做,我们承认这点,也从不指望每个人都对这些让我们着迷的技术问题感兴趣。不过,我们回答问题的风格是为了适应那些真正对此有兴趣并愿意主动参与解决问题的人,这一点不会变,也不该变。如果连这都变了,我们就会在自己能做得最好的事情上不再那么犀利。

我们(大多数)是自愿者, 从自己繁忙的生活中抽时间来回答问题,有时会力不从心。因此,我们会毫不留情地滤除问题,特别是那些看起来象是失败者提的,以便更有效地把回答问题的时间留给那些胜利者。

如果你认为这种态度令人反感、以施惠者自居或傲慢自大,请检查你的假设,我们并未要求你屈服──事实上,假如你做了该做的努力,我们中的大多数将非常乐意平等地与你交流,并欢迎你接纳我们的文化。试图去帮助那些不愿自救的人对我们简直没有效率。不懂没有关系,但愚蠢地做事不行。

所以,你不必在技术上很在行才能吸引我们的注意,但你 必须 表现出能引导你在行的姿态──机 敏、有想法、善于观察、乐于主动参与问题的解决。如果你做不到这些使你与众不同的事情,我们建议你付钱跟别人签商业服务合同,而不是要求黑客无偿帮助。

如果你决定向我们求助,你不会想成为一名失败者,你也不想被看成一个失败者。得到快速有效回答的最好方法是使提问者看起来象个聪明、自信和有想法的人,并且暗示只是碰巧在某一特别问题上需要帮助。

注意别提错问题。如果提问基于错误的假设,某黑客多半会一边想 “愚蠢的问题……”,一边按将错就错的答案回复你,并且希望这种只是得到你自己“问的问题”而非真正所需的解答,给你一个教训。

永远不要假设你 有资格 得到解答。你没有这种资格,毕竟你没有为此服务付费。如果你能够提出有内容、有趣和激励思考的问题──那种毫无疑问能够向社区贡献经验,而不仅仅是消极地要求从别人那获取知识的问题,你将“挣到”答案。

另一方面,表明你有能力也乐意参与问题的解决是个很好的开端。“有没有人能指个方向?”,我这还差点什么?”,“我应该查哪个网站?”,通常要比 “请给出我可以用的完整步骤”更容易得到回复,因为你表明了只要有人能指个方向,你就很乐意完成剩下的过程。

黑客们善于发现“家庭作业”式的问题。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做了自己的家庭作业,那是该 你 做的,以便从中学到东西。问一下提示没有关系,但不是要求完整的解决方案。

如果你怀疑自己碰到了一个家庭作业式的问题,但仍然无法解决,试试在用户组、论坛或(作为最后一招)在项目的“用户”邮件列表或论坛中提问。尽管黑客们 会 看出来,一些老用户也许仍会给你提示。

有一个古老而神圣的传统:如果你收到“读读该死的手册”(RTFM) 的回复,发信人认为你应该去“读读该死的手册”。他或她多半是对的,去读一下吧。

“读读该死的手册”(RTFM)有个年轻一点的亲戚,如果你收到“搜搜该死的网络”(STFW)的回复,发信人认为你应该“搜搜该死的网络”。那人多半也是对的,去搜一下吧。(更温和一点的说法是“谷歌是你的朋友!”)